> 大发城娱乐 > 任正非:惶者生存

  站在命运的洪流之中,任正非曾经也无能为力。

  2001年1月8日,当母亲被撞倒在昆明一家菜市场门口时,他正在伊朗出差,访问刚刚结束,他还没来得及给母亲打一通电话。

  以前不管去哪出差,他总要与母亲通话。这次有些特别,再有半个月就是春节,他打算陪母亲去海南好好过节——他刚刚意识到这一生还没好好陪过她。团聚在即,伊朗条件又差,任正非怕母亲在电话里担心,想:算了吧。

  不料,那通省掉的电话成为他的终生遗憾。

  他匆匆赶回昆明,只见到母亲最后一面。后来他得知,母亲去世前两个月还在跟任正非的妹妹念叨,自己存了几万块钱,以后留着救哥哥,“他总不会永远都好”。

  那笔钱没能派上用场,那句话却一语成谶。内外交困的几年呼啸而来。

  事实上,糟糕的迹象已经藏在2000年的繁华之中。

  这一年,华为实现销售额220亿,利润29亿,任正非位列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中国富豪榜第三位。但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大环境之下,任正非不敢松懈。毕竟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

  居安思危是任正非的习惯,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  2000年底,他撰文《华为的冬天》,称“冷得出奇”的冬天即将来临,以此敲打公司盲目乐观的情绪。相传这篇文章被杨元庆转给了公司所有副总裁。

  历史验证了这位企业家的精准判断。半年后,通信行业入冬,北电和爱立信大裁员,思科26亿美元大亏损,朗讯行走在被并购的边缘……华为也危机重重,在海外遭遇对手围剿,在国内市场又接连错失CDMA、小灵通、手机等机会,2002年,这家多年高歌猛进的公司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坏消息如同寒潮里的暴风雪,不肯停歇。

  他承受背叛。他原本想把自己最器重的李一男送到北京搞“内部创业”,为此,华为在深圳五洲宾馆举办了豪华送别宴,众人齐唱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,还挂上“预祝李一男副总裁北上创业成功”的横幅。

  图:李一男图:李一男

  但自立门户的李一男很快脱离控制。他成为任正非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之一,2003年时,有“小华为”之称的港湾销售额已经达到10亿元。

  很多人也效仿行之,加上资本推波助澜,叛逃者众多,一时间,华为现出摇摇欲坠之态。

  他忍受病痛。他自己经历过两场癌症手术,又在2002年把老伙计郑宝送上前往美国治疗脑癌的飞机。此前几年,抑郁症一直试图将他吞噬,顽强如他,也时常被噩梦缠绕深夜落泪,靠给华为董事长孙亚芳打电话,抵抗不断冒出来的自杀念头。

  跨国诉讼也找上门来。2003年1月,距离中国农历春节只有9天,思科向华为发起诉讼,起诉其侵犯知识产权,涉及专利、版权、不正当竞争等21项罪名。这是华为成立15年来首次遭遇海外起诉,很快,欧美等海外市场很多客户暂停了与华为的合作。

  无人知晓事情走向会是如何。唯一能确定的是,华为的冬天真的来了。

  过冬

  一张老照片在16年后被曝光。

  与任正非在海滩漫步的三人分别是摩托罗拉首席运营官Mike Zafirovski 、负责中国区业务的Larry Cheng 以及女翻译。

  那是2003年年底,照片里的人都穿着沙滩服或者运动衣,打扮随意,他们谈论的却是一笔天价生意——几个星期后,华为和摩托罗拉达成协议,后者打算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华为。

  那大概是任正非距离失去华为最近的时刻。

  不过,命运向他关上了这扇门。关键时刻,摩托罗拉换帅,新上任的CEO 最终拒绝了这份协议,理由是董事会认为收购华为这样一家不知名的国外公司,还多数要以现金支付,不划算。

 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。事后看来,2003年成为两家公司的命运转折点。

  华为在那年7月成立手机业务部,多年后爬上国内市场的龙头宝座。而抵达巅峰的摩托罗拉错过那年圣诞节旺季,后来又错过智能机转型,一步落后,步步落后,最终只能将手机业务打包卖给联想。

  回到2003年,任正非没有寻找其他卖家,少壮派也坚决表态不能再卖。

  华为继续为生存而战。

  安逸之时,任正非总在疾呼“狼来了”。生死攸关之时,他却能变成比狼更凶悍的生物。

  他搞定了思科的诉讼。2003年10月,两家和解。此前,几位副总裁领衔带着专家应诉团队在美国奋战数月,一边与美国政府保持沟通,一边在美国媒体发声,消解公众对华为的误解。

  “打港办”也在2004年成立,目标就是干掉李一男的港湾,不能让它赚钱,更不能让它上市。

  任正非的愤怒变成了”打港办”的种种铁腕措施:宁可不要钱也要抢下港湾中标的单子;对已经购买港湾设备的客户进行回购,买一赠一等等。

  2005年,港湾彻底被扼制——它的美国上市梦因为举报数据造假的匿名邮件而破碎,9月,它被华为起诉侵犯知识产权,此后,那些一度有意收购港湾的国际买家纷纷放弃。

  这场战争最终以任正非的胜利而告终。2006年6月,港湾并入华为,李一男回归,出任没有什么实权的华为副总裁。他的办公室是任正非安排的,一间没有窗帘的透明玻璃屋,回归第一天,很多同事闻讯前来参观,此后,类似的目光审视也没有间断。

  这是失败的代价。任正非与李一男都清楚。

  基因

  任正非尝过失败的滋味。

  他曾经是位被命运戏弄的中年男人:经营被骗200万、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、离婚。他一度与父母、侄子挤在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,前路茫茫,“我们这种人在社会上,既不懂技术,又不懂商业交易,生存很困难,很边缘化的。”

  转机出现在43岁那年,他联合5位朋友集资21000元,在深圳湾附近一处杂草丛生的简易房里创立了华为,自此开启新故事。

  对失败的警惕刻入他的基因之中。

  他比多数人更能洞见趋势变化。

  华为早年做交换机代理生意利润很高,但涌入市场的公司也越来越多,大家代理的都是昂贵的进口产品,稍微便宜点的也是合资公司出品。任正非很快意识到:如果有公司取得技术突破,降低了成本,华为处境会很危险。

  他决定自研。1992年的一天,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的窗边,一字一顿告诉参加动员大会的干部们:“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,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,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。”

  富贵险中求,任正非赌赢了。

  1993年,华为研制出自己的大型交换机C&C08机,尽管期间一度因为失误损失6000万以上,但存活已经是胜利——国内95%以上的交换机企业都死掉了。

  命运的戏剧性在浪潮之中总是格外有张力。早一步海阔天空,迟一步尸骨全无。

  而很多决策的作用,要等到多年之后才会彰显。

  2004年,走出思科诉讼、摩托罗拉卖身风波的任正非做了一个决定:自己做芯片。当时华为手机业务刚刚启动半年,他发现芯片技术全掌握在西方国家手里,这意味着,命根子也在别人手里。

  他找到一直专注芯片研究的何庭波:“给你2万人,每年4亿美金的研发经费,一定要站起来!”当时,整个华为只有3万人,研发经费不到10亿美金。

  “备胎”计划就此展开,默默执行15年后,最近才被公众关注——美国对华为禁令发出的第二天,何庭波发布内部信,宣布备胎全部转正,为华为的正常业务保驾护航。

  消息如同冬夜里突然亮起的火把,让人振奋。但十几年的“冷板凳”并不好坐。

推荐: 华为遭五大标准组织“封杀”,官 《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 人工智能正成为遥感大数据的“解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站在命运的洪流之中,任正非曾经也无能为力。 2001年1月8日,当母亲被撞倒在昆明一家菜市场门口时,他正在伊朗出差,访问刚刚结束,他还没来得及给母亲打一通电话。 以前不管去哪出差,他总要与母亲通话。这次有些特别,再有半个月就是春节,他打算陪母亲去
标签:任正非惶者生存
来源:体育网时间:2019-11-10 04:33作者:七娃责任编辑:dede58.com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